发明专利

主页 > 发明专利 >

丛麟环保答科创板 IPO 问询显露行业现状:原始专
更新时间:2021-09-26

  上海丛麟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丛麟环保 )日前完成赴科创板上市的首轮问询回复。作为一家拟于科创板首次公开募股的环保科技企业,现手握 8 项发明专利,其中仅 3 项为公司原始专利,主营业务及工艺的科创属性成色如何,成为了上交所首轮问询的重点。

  此外,丛麟环保首轮问询回复以及招股书也显示出这样的事实:危废处置不单纯是排废企业做与不做的问题,作为需要对危废材料进行合理处置的企业,丛麟环保需要正视企业经营效益及社会责任,也面对着行业部分监管标准不清晰等问题,通过降低低毛利的资源化处理业务占比、推进全国业务布局等方式,丛麟环保亦在做出自己的选择。

  丛麟环保主营业务为危险废物的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置,共有针对有机溶剂类、矿物油类、酸碱类、含重金属废物类、包装容器类、乳化液类、综合废物类等危废物,以及焚烧、填埋等手段的九类处理工艺。

  繁复的专业名词之外,从丛麟环保的客户情况或可更精准地描摹出这家公司的市场定位。招股书显示,丛麟环保主要客户为来自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生物医药等高端领域的 6000 余家公司,目前包括中芯国际、华虹半导体、上海先进半导体、中国商飞、中国航发、特斯拉(上海)、合全药业(药明康德)、复旦张江、齐鲁制药等企业,均与其建有良好合作关系,公司 深刻了解各个行业的产废特点 。

  整体来看,危废处理流程可包含化验分析与处理方案制定、预处理、工艺处理、二次污染治理和产品检验等五个环节。据招股书,丛麟环保的核心处理工艺基本实现了对以上流程的覆盖。

  比如公司在含重金属废物资源化利用方面,具备涵盖核心设备、核心辅材和处理技术路径及方法论等核心技术要素的含铜废液深度净化循环再生工艺的关键技术,且根据公司披露的核心技术指标,丛麟环保在危废处理的工艺适应性、工艺流程长度以及自动化程度等危废处理的关键技术指标方面,相比同行业 A 股上市公司东江环保,显示出一定优势。

  而在焚烧工艺方面,关键技术覆盖度较上相近,丛麟环保相比同行业常规处理也有明显技术优势。

  丛麟环保坦称,危废行业公司拥有的已授权发明专利普遍较少,其主要原因有二。

  首先是我国危废处理行业自 2016 年后才进入快速发展阶段,起步较晚,而发明专利审核周期较长。以刚刚在本月于深市创业板公开发行的两家危废处理企业——大地海洋与超越科技为例,二者招股书披露各自现持有发明专利数量分为 2 项和 0 项。

  其次,由于危废处理行业的主要模式为在厂区内提供危废处置服务,保密性较好,丛麟环保也透露,业内惯以商业秘密的形式对自身技术进行保护,专利申请的方式则作为有效补充。

  不过随着上下游及自身产业的发展,危废处理行业也在逐步注重研发投入与专利保护工作。比如丛麟环保在去年的研发费用为 3253.2 万,占同年总营收的份额为 27.38%,相比 2019 年占比提升近两个百分点。目前公司正在申请中的发明专利共有 24 项。

  招股书显示,2018 年至 2020 年,丛麟环保主营业务营收分别为 3187.0 万元、6.0 亿元、6.6 亿元。其中 2019 年公司营收增长较快,主要系 2018 年末公司合并上海天汉所致。

  丛麟环保在 2017 年 7 月 31 日成立后,从 2017 年 8 月收购山东环沃到 2018 年末,经营主体主要为山东环沃,公司主营业务只有危废无害化处置,且毛利率仅为 17.16%。在 2018 年末收购上海天汉之后,丛麟环保主营业务的综合毛利率即被拉升至 55.98%,总营收增长近 1690%,带来主要研发团队的同时,资源化利用业务也在此时被引入公司主营范围。

  据招股书,丛麟环保成立之初的三位创始股东中的朱龙德、邢建南,在 2013 年便以股权转让方式进入到了上海天汉股东名单,第三位创始股东宋乐平也在 2015 年起担任了上海天汉董事。2018 年,由于上海天汉境外资本运作不顺,其全资股东金俊发展决定把上海天汉与丛麟有限(丛麟环保前身)重组,意即于境内资本市场上市。

  据丛麟环保近三年主营业务占比,公司经整合后,原属上海天汉的资源化利用业务有被边缘化的趋势。2019 年到 2020 年,该业务仅一年营收占比从 46.67% 降至 33.33%,且在 2020 年,资源化利用处置数量同比下降 26.58%。

  丛麟环保在接受《科创板日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公司的盈利模式包括将资源化利用的有机溶剂、无机盐类、基础油、重金属和包装容器等资源化产品对外销售取得收入。

  丛麟环保公告解释称,上述变化主要系此前采用的资源化利用工艺处理,因行业标准提高,导致部分综合效益不高的废有机溶剂等业务产生了结构变化,同时公司无害化处置产能扩张,导致该部分业务在 2020 年以无害化处置的方式接收和处理。

  不过分业务毛利率来看,丛麟环保资源化利用业务整体效益显著低于无害化处置。2019 年与 2020 年,资源化利用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 46.76%、44.45%,而同年的无害化处理业务毛利分别为 63.39%、57.07%,这或为丛麟环保倾向于选择高毛利营收业务的一大动因。

  鲸平台智库专家、清气团环境智库首席分析师晏磊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主营资源化回收的企业,向产废企业收费一般都比较低;同时行业现实是, 随着国家环保督导持续严格,过低的收费价格,让资源化企业越来越难以承担相应成本。

  此外,据晏磊观察近几年环境部门执法实践案例,比较多的资源化危废企业存在污染排放不达标的问题,且存在出于成本考虑,存在将危废偷偷外倒的风险。晏雷透露,近几年新的危废项目,环境部门的审批还是以无害化优先, 这样不容易出问题,而且(危废处置企业)向客户收取的价格也会更高 。

  上交所在首轮问询中,亦针对丛麟环保无害化处置业务与资源化利用业务的归类方式、转类处置原因、毛利差别均加以关注。

  丛麟环保回复称,目前公司资源化利用业务整体效益低于无害化处置,但为积极践行社会责任,实现对危废资源的高效循环利用,公司对于既可以使用无害化处置进行处理又可以使用资源化利用的危废,优先以资源化利用的方式进行接收并处理。

  在问询回复中,公司还进一步指出,按照上海市生态环境局在 2019 年印发的的相关规定,其采用资源化利用方式处理的部分有机溶剂等危废业务,尚无该规定强调应对标的 国家、地方、行业标准 。

  晏磊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国家法定的危废名录种类繁多,只有少数品类,如医废、铅酸蓄电池、饹渣、垃圾焚烧飞灰等有相应的处置技术标准,比较明确的定出了可回收(资源化利用)或必须无害化的范畴。目前只是定出相关的危废处置单位,其污染排放要达到国家综合污染排放标准或地方的相关标准即可,至于是采用回收还是无害化,具体仍要看企业自身的工艺和成本付出。

  在行业缺乏明确规范的前提下,瞄准短期效益,业务一边倒向无害处置是否是一项明智抉择?近年来,随着国内危废处理产能供给增加,行业内竞争加剧,即使是无害处置业务报价也出现了明显下降,2020 年单价同比由 6225.89 元 / 吨下降为 5356.51 元 / 吨。招股书显示,丛麟环保无害化处置的毛利也相应由 2019 年的 63.39% 将至 2020 年的 57.07%。

  晏雷表示,如今危废企业未来要想生存好,就要放弃以往危废是暴利行业的认知,精耕细作,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扎实抓运营、抓技术与管理。

  丛麟环保回复《科创板日报》记者称,公司应对未来市场 持久战 的方式是 结合市场需求合理推进全国布局,此外还将延伸产业链和丰富危废处置种类,成为全国危废处理领域的标杆企业 。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由于危废处理资质需由项目公司所在区域环保主管部门核发,跨省转运危废审批严格,再加上危废处理为重资产行业,单位成本与规模效应、产能利用率和工艺技术及运营水平紧密相关,因此危废处理行业存在较强的区域性特征。

  以 2020 年数据为例,丛麟环保上海地区的综合毛利为 66.46%,而非上海地区这一数字仅为 11.68%。丛麟环保表示,公司业务主体——上海天汉位于上海地区,市场开拓较早,产能规模和产能利用率均大幅高于非上海地区,因而上海区域的单位成本较低,毛利率也较高。

  而此次登陆科创板,丛麟环保拟募资 20.3 亿,除上海外,将要进军的沪外市场,正是山东、山西两大业务低毛利、高需求地区,共将投资新设四项危废处理项目。